我為什麼要念博士

最近好像很流行討論要不要念碩士, 像是xdite的我不會念碩士和彭明輝的不甘不願地念碩士。在美國則是看到Matt Welsh寫了Do you need a PhD?討論該不該念博士。

我在MIT博士班已經念三年半了,預期今年六月要畢業,剛好可以在30歲前畫下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在畢業之前就順便利用這篇文章總結一下我的感想,也可以讓...

阅读全文

Change The World!

之前一直沒機會跟大家分享我在MIT到底在做什麼研究,但拜登上MIT首頁的一篇報導Picture-driven computing」所賜,我這兩年的projectSikuli像原子彈爆炸一般透過slashdot和twitter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擴散開來。而這幾天,剛好碰上學校每年都會舉辦的滑雪三天三夜旅行,我照著計劃坐上遊覽車到四小時車程外的緬因州滑雪。第一天晚上到旅館發現沒網路可用,只好早早上床睡覺養足隔天的精神。到了隔天中午,在雪場的餐廳吃午飯時,我想說該來試試有沒有網路用,於是拿出ipod touch連上網後,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近百封關心sikuli的郵件。在震驚之餘,我還沒意會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直到我看到一封來自跟我同實驗室的學長Michael發給實驗室所有人的信,標題寫著:「Sikuli on Slashdot!」,接著我才意識到:啊!原來是遭到slashdot effect攻擊了!(slashdot是全世界關心科技、網路、電腦技術的人幾乎必看的網站,只要某個網站一被登上slashdot,馬上就會遭到來自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閱覽攻擊,其效果等同於分散式阻斷服務(DDoS)攻擊,而這現象就被稱為slashdot effect。我以前都以為只有網站會有突然出現的巨大流量,沒想到連我的信箱也會…)

在這件事情之前,我從沒體驗過媒體和網路的力量可以有多麼驚人。從MIT News發出的一篇報導,隔天被轉載到一小部分科技...

阅读全文

傳奇人物就在我身邊

今天老闆突然寄來一個youtube video給大家,影片內容是1988年世界上第一隻Internet worm:Morris worm出現時造成的話題新聞。

Morris worm是網路上出現的第一隻worm,它會利用系統的bug (sendmail、fingerd、rsh)複製自己並散播到其他UNIX主機上。當時這隻worm還被稱為v...

阅读全文

與大師的近距離接觸

Takeo Igarashi是東京大學的教授,兩年前MMDays曾經介紹過他在UI上的一些研究,還稱他為日本的UI之神。在當時我就非常佩服Takeo的發明,他讓使用者可以直覺地用滑鼠畫出3D模型或是自然地操作2D圖片。這些發明共通的特性是使用者不需要面對複雜的選單和按鈕,只要用直覺的滑鼠動作就能做到極為靈巧的操作;而表面上看起來雖然單純,但背後卻有著非常聰明的想法隱藏在裡面。

為什麼我會特別提到他呢?

因為再過兩個禮拜,HCI界中最大的conferencCHI 2009即將要在Boston舉辦,會場就在離MIT不遠的地方。雖然少了一次機會可以順便去別的地方玩,但有個好處就是世界各地在這個領域的學生和教授都會自己跑來Boston。

Takeo當然也是CHI的其中一位與會人士,而我們老闆就趁這個機會邀請...

阅读全文

MIT的豆腐駭客

在MIT可以遇到各種奇奇怪怪的人,有很多是傳說中的大人物,像是發明WWW的Tim Berners-Lee就跟我在同一棟樓裡工作,即使在廁所裡遇到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也有很多乍看之下就像一般學生,但認識後其實才發現他的一連串驚人事蹟, 像是跟我一起修Machine Learning和Database的同學Ted,竟然已經寫了好幾本書…。

到目前為止,我認識一個最神奇的人是一個叫Dheera的印度學生。他雖然看起來是個標準的印度人,但他說英文沒有印度口音,更扯的是他竟然會說中文,而且不只是能用中文跟我聊天,連讀寫(簡體)中文都沒問題,甚至還會用拼音輸入法打字。他非常熱愛中國文化和中國食物,他今年暑假就自己一個人跑去北京,一路坐火車到新疆,就這樣在中國自己闖蕩了一個多月。

一個會說中文的印度人已經讓人夠驚訝了,但後來跟他去逛中國超市時,才發現他不但對蔥薑蒜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