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下來了

book pile

第一學期的「收穫」

在MIT的第一學期終於結束了!!從9月3號開學到這星期期末考和project都結束,也不過是三個月又一星期,中間還放了兩次長假加上兩次莫名其妙的星期一假期(據說是防止學生壓力過大自殺的假日,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一天),但我有種已經過了一整年的感覺。學期結束後,我終於能從地獄爬出來了,說實在的,我現在只想對著天空大叫一整天!

很多人都說MIT是個會徹底毀滅一個人的地方,毀滅你的生活,毀滅你的自信,毀滅你的愛情。經過一學期的摧殘,我很高興我終於撐過去了。而且事後想想其實我也沒有過得多糟,至少我每天都還能睡滿七、八個小時,即使在期末週被兩科考試加project交叉攻擊下,我還是奇蹟般的把他們都一一擊破了。這真是讓我親身體驗到人類在危急時總是會爆發出無限潛能是怎麼回事XD 雖然學期順利結束,但也不知道能不能順利都拿到A。我們的資格考之一是要在指定的四門課都拿到A才行,所以要是沒拿到A我等於是白修了這門課,之後又得再痛苦一次(真是讓人想到就胃痛orz)。

其實來MIT後我才開始學著當個認真上課的好學生。以前台大的課我幾乎都不會想去,仔細想想我六年下來有全勤的課其實…只有兩門課吧。或許會這樣的原因其實是台大的教授教材都做得很好,所以只要寫作業或考試前把投影片看一看,再和同學討論一下,幾乎沒什麼難到自己看會看不懂的東西。但是,在這裡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這學期修了兩門課,除了中間一個禮拜去加州參加conference外,每堂課都乖乖去上課還乖乖抄筆記(教授們都不太愛用投影片…||),但每次作業出來時看到題目都覺得沒有一題會寫的,搞得我們雖然每天都在寫作業,卻還是要連續寫上一個禮拜才寫得完。

除了修課之外,我們group每天都有個「下午茶時間」,其實也就是研究生都知道的meeting時間。只是我們的下午茶時間比較非正式一點,除了跟研究直接相關的進度報告外,其他就都是在閒聊,整個氣氛都很歡樂,跟傳統式輪流報告paper的meeting完全是兩種極端。我們會聊什麼呢,我們有個大家都可以編輯的google docs,上面寫了每天預計要討論的事項,還列了一大串有趣的話題,只要當天預計的事項都討論完就會拿出來聊。這些有趣的話題包羅萬象,但主要圍繞在人機介面、軟體工程、程式語言、WEB技術上,像是最近從網路上看到的新奇資訊或影片,或是剛發表的Python 3.0多了什麼新鮮的功能,我們也討論設計user interface的心理學,或是人與人之間互動的社交心理學;我們會一起做brainstorming討論各種可能的新點子,也會很nerdy的花半小時研究VGA接頭上的第9支針腳到底有什麼功能(呃,因為當天投影機怪怪的,於是我們就開始研究起它的VGA接頭規格,看能不能把它修好…..)。我們最近甚至還設立了一個blog,會把部份討論的主題分享出來,有興趣的人可以過去看看。

我的老闆也是一個很神奇的人,他是個會在meeting中討論討論就馬上開始coding來驗證的教授。他不但是我第一個看過還會自己寫程式的教授(後來我才知道其實很多MIT的教授都會自己動手,而台灣大部分的教授都進化(?)到只出一張嘴的等級了XD),而且他還是個會堅持漂亮的coding style的人。再加上他研究的興趣和我幾乎是100%相同,讓我不禁覺得能在這裡碰到這麼契合的老闆,應該是我到目前最幸運的一件事了吧 😀

5 thoughts on “我活下來了

  1. CJ 也會自己寫程式耶
    還會很開心的跟謝卓叡他們比說他把程式又改了幾倍快 XD

  2. Hello 不小心在ptt看到你的大作 發現我有很多想法跟你蠻像的
    像是我一直想了解電腦生成程式的研究 以及把語意網應用在上面的可能性
    最近才知道這叫做genetic programming

    感覺應該多跟你討論這種東西還有語意網才對
    總之目標是先建一個分散式的語意網程式資料庫
    最近有一個小idea 但是目前覺得Scheme的語法比較容易一點
    UI的問題沒有想過 感覺應該來問問專家

    其實我們組還算蠻多人在做UI的
    順道一提
    Tim也是一個很愛寫程式的人 如果你試試看我們的RDF瀏覽器
    你就可以知道他的寫程式風格了 你就會知道為什麼他做的第一個瀏覽器從沒有有名過 哈哈
    我上次去政大分享一點語意網的經驗 他們老師聽到說Tim會寫程式嚇了一跳說什麼”這種層級的人還寫程式” 讓我心裡面有點小疙瘩 不過我們組人一直很少也是事實 所以他才會那麼辛苦 XD

    最近Tim都在做分散式社交網路的UI (參考連結: http://dig.csail.mit.edu/2008/Papers/MSNWS/ )
    不過我覺得他設計的東西感覺比較像是給會語意網的人用的 但是他又很愛舉什麼老婆婆用語意網的例子
    最近我就跟學姊oshani建議應該找你們組的UI專家幫忙或是什麼的 她就說她會跟Michael Berstein講講
    因為她跟Michael是室友

    總之應該多交流一下啦 我上次去你們七樓也有看到你們有人用RDF存東西
    我做的UI也應該來問問看你的意見

  3. “而臺灣大部份的教授都進化到只出一張嘴的等級”
    兩岸果然同屬中戶文化,大陸的教授們們也進化到此了

  4. 哈 對於 教授指出一張嘴
    這一點我滿能夠 認同的
    我教授連程式都不會寫
    更誇張的是他想要做的領域
    跟她會的領域 完全是兩碼子事情

留言給我吧!